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佛文库 > 佛教艺术

试论佛教对古诗的影响

时间:2019-04-25 09:24:31  来源:佛教网络  作者:张树国

 

    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之大、范围之广、浸透之深、历史之长,是任何一种外来文化所不能相提并论的。尤其对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影响更为突出,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研究。
西汉末年,发源于古印度(公元前七世纪)的佛教,叩开了中国的大门。从边疆传入内地,经过东汉魏晋二百多年的磨合,与中国的本土文化从对抗走向适应,并相互浸透。东晋以后,尽管中国处在一个动乱分裂的时代,生产力发展受到严重制约的情况下,但文化的发展却处在了一个十分活跃的时期。佛教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跨地区,跨国界地广泛传播开来。在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条件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佛教。中国佛教和儒、道两教一样,成为中国重要的文化支撑。中国佛教发展到隋唐,进入鼎盛时期,出现了很多有影响的佛教宗派,佛教的内容也进一步细化,内涵十分丰富。中国佛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对中国社会各个方面都产生很深的影响。我这里想着重谈谈佛教对古典诗歌的影响,试图说明中国传统文化吸收印度文化使之融合在诗歌之中。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诗歌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
置,诗歌是反映社会生活的主要艺术形式。在印度佛教传入中国的时候,诗歌已经达到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和思想水平,外来文化影响中国诗歌是十分困难的。我们在学习历史文化中可以看到,任何区域文化对外来文化都有排斥性,甚至出现激烈的对抗。佛教一开始进入中国,就和中国传统文化充满着矛盾。不少文人排斥外来文化,还出现过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的两次大规模火佛事件。但佛教文化具有很深的生命力,中国佛教凭着融摄性、创造性、协调性和适应性的特点,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一天天发展壮大起来。到南北朝时期,佛教对中国社会文化的影响已经相当广泛,在许多方面推动中国文化的发展。随着印度佛经的大量翻译,人们发现了汉字的四声。所谓四声,就是汉字平、上、去、入四种不同的声调。四声的发现,标志着中声律理论的产生,汉字四声的发现和声律理论的诞生,直接影响中国诗歌的创作。一些诗人开始追求诗歌的声律,讲究诗歌的格律美,追求诗歌形式的创新。魏晋南北朝的几百年中,中国的古体诗慢慢被淘汰,出现新的格律诗。格律诗在表现社会生活方面,在创作手法上都比古体诗灵活得多、方便得多,更容易传播和认识。
东晋和南朝时期,佛教对中国文人影响逐步加深,自觉不自觉地影响到自己的创作,一些有文化的僧人也开始运用诗歌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思想,传达佛理。下面我举一例:
在《高僧传》的《竺僧度传》中留下赠·答两首诗,僧度姓王名晞,字立字,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与同郡杨德慎之女杨苕华定亲,未等完成大婚,双方的父亲相继过世。王晞经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感到人生不过是一场灾难,遂遁入空门,出家做了和尚,隐名埋姓。杨苕华服丧期满后,修书赠诗于僧度,劝他还俗,修百年之好。下面是杨苕华的赠诗:
“大道自无穷,天地长且久。居不顾叵消,芥子亦难数。人生一世间,飘若风过牖。荣华岂不茂,日夕就凋朽。川上有馀吟,日斜思鼓缶。清音可娱耳,滋味可适口。罗纨可饰躯,华冠可耀首。安事自剪削,耽空以害有?不道妾区区,但怜君恤后!”从这首诗中,我们看出一个少女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呼唤。她劝僧度脱离佛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把生活之中的迷人之处都写出来了,试图以世俗的美好、人间的温暖来唤醒这颗静寂的心。诗人希望恋人不要沉迷于空寂之中,自绝于世,还是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回到自己身边来,过人间美好的生活。“不道妾区区,但令君恤后”,诗人用夫妇之伦晓其理,极尽情感,呼唤僧度的归来,但结果又是如何呢?
下面是僧度回答杨苕华的诗:“机运无停住,倏忽岁时时。巨石会当竭,芥子岂云多。良由去不息,故气川止嗟。不同荣启期,皓首发清歌?布衣可暖身,谁论饰绫罗?今世虽云乐,当奈后生何?罪福良由己,宁云己恤他!”杨苕华对自己心上的恋人苦口婆心的劝阻,未起到什么作用。此时的僧度对人生已经绝望,姑娘的美貌青春,姑娘的撕心呼唤,他都看不见听不着,彻底抛弃了人间的美好,皈依佛门。僧度当时的心境,都明了地表现在这首诗中。通过诗表现佛理,这是典型的诗作。佛家认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因缘和合而生,一切都在轮回之中,人有生老病死,天有阴晴圆缺,花开花落,生灭相成。这些思想从哲学角度来看,都是十分可贵的辩证法思想,但僧度却用这种朴实的哲学思想来说明人间的苦难,世俗实是块秽土,不可久留,走上虚无主义的路。那人生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遁入寂静的空门,过隐遁的生活。我们在僧度的这首诗中还可以看到,佛家思想和儒、道思想的融合。“不同荣启期,皓首发清歌?布衣可暖身,谁论饰绫罗?”这几句充满儒道思想。僧度作为一个文化僧人,既受到中国儒道思想的影响,他又学习了佛教思想,不同思想的交流和融合,自然而然地就会影响他的作品。
僧度皈依佛门,抛弃恋人,抛弃人生,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超度。“今世虽云乐,当奈后生何?罪福良由己,宁云己恤他!”抛掉的是享乐,得到的是超度。佛家认为,人的享乐是短暂的,超度是无限的,不能因小失大,不能把无限丧失在有限中。所以为了无限的来生超度,他就毅然地抛弃人生。他的思想依据是什么?业报轮回是佛教中的重要思想,这种思想和中国传统思想因果报应具有相同的地方。僧度十分相信这种轮回报应,力求超脱这种轮回,超脱轮回的做法就是遁入空门、潜心修行。
晋宋时期,佛教对诗歌虽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必定还是初期的,低层次的,多是一些佛理诗。所谓佛理诗,就是通过诗歌宣传佛理,从文学观上分析,大多数的诗价值不高,艺术性较差,真正流传下来的也不多。佛教思想对中国诗歌产生较大影响还是到了隋唐时期。
隋唐时期,佛教已经在中国传播了几百年,中国佛教达到了高峰。国家的统一,经济的繁荣,加上历代皇帝重视佛教,大量佛经传入中国,译成汉文,广为流传,开始出现了不同风格的佛教流派。如天台宗、三论宗、慈恩宗、华严宗、律宗、禅宗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禅宗。禅宗因主张修习禅定,故名禅宗。所谓禅定,就是专注于一境而不散乱的精神状态,调练心意的功夫。后来,禅成为佛教的代名词,像禅房、禅坐、禅杖、禅话等。这时的佛教,已经渗透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人们的生活中,作为中国主要文学形式的受其影响是自然的。
下面介绍王维的一首诗:《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香积寺是一座庙院,王维来到此地,不由想到佛教故事。在西方的一个水潭中,曾潜藏毒龙,是佛门高僧制服了它。佛法无量,佛法力大无穷,能克制毒龙,同样,佛法也可以克制人间的欲念。再看一首《秋夜独坐》,“独生悲双鬓,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空,灯下草虫鸣。白发终难变,黄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惟有学无生。”
“人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这句话可以概括王维这首诗的思想。王维中年信佛,达到一定水平,他的诗渗透了禅宗思想。秋夜独坐,就是坐禅。秋天下着细雨,四周十分寂静,一个老人守着油灯,静静地坐在那里,感叹人生。人老了,头发白了,又没有长生不老丹,生命不能永驻,时光不可挽留,自然规律,生老病死,日出日落,不可违背,可见人生实在是一场悲剧。想解脱这种悲惨世界,只有学“无生”,佛教能够改变人生苦难的境遇。王维中年学佛,也是出于这一佛教思想,皈依佛门。王维类似表现佛教思想的作品很多,如《积雨辋川庄作》、《田园诗》、《酬张少府》、《终南别业》等。
作为一代文人,王维有他痛苦的人生经历。唐朝是一个文化十分繁荣的时代,出现中国历史上没有的文化大融合。不同的哲学流派、文学流派、书画流派、以及雕刻、绘画、歌舞、音乐等,都对唐朝社会产生过巨大影响。但王维这样一个高层次的诗人,能为佛家思想所折服,可见佛教文化的魅力。我们从王维大量诗中看出,禅宗不仅影响诗人的为人处世、生活习惯,而且影响了诗人创作的审美情趣。王维的诗追求一种宁静空寂的风格,而这种寂静的风格,正是禅宗思想的体现。诗人把这种思想融进诗里,增强了诗的美感,给后人的创作带来一定的影响。
唐朝是诗人辈出的时代,许多诗人深受外来文化的影响,把诗歌创作与禅宗联系起来,创作了大量充满禅宗思想的作品。当然,唐代也有一些反佛教的诗人,如杜牧就是一个。因为中后唐佛教恶性发展,引起文人的反感,他的《江南春》就充满反佛思想:“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杜牧是讽刺当时的寺庙过多,造成大量财产浪费。杜牧虽然讽刺寺庙过多,佛教过滥,但也写过一些赞美佛教建筑的诗句,像《宣州送裴坦判官往舒州时牧欲赴宫归京》中的“九华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桥,”还有《念昔游三首(其一)》中的“秋山晴雨闲吟处,倚遍江南寺寺楼。”这都表明杜牧对佛教建筑是颇为欣赏的。
历史发展到宋代,出现佛、儒、道三教合一的倾向。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已全面渗透与哲学、文学、伦理学,以及法学领域,对诗歌的影响更为突出。许多有文化的僧人也大量写诗说禅,大量的诗篇从追求宁静空寂的禅境到开始追求机智活泼的禅机禅趣,追求佛教语言的选择,追求禅宗中的理性。
下面是黄庭坚的一首诗:《六月十七日昼寝》,“红尘席帽乌靴里,想观沧州百鸟双。马龁枯萁喧午枕,梦成风雨浪翻江。”黄庭坚深知佛理,语带禅机,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来。“马龁枯萁喧午枕”和“梦成风雨浪翻江”句,马吃干豆秸和风雨浪翻江,看起来无甚关系,但前后联动起来看,单借助梦为中介物,巧妙地由此及彼,表现了诗人遁入江湖的素念。黄庭坚要求自己的词像禅那样无拘无束,无边无际,变化多样,给人以新奇,引人以遐想。
北宋大文学家苏轼,他的诗题材广阔,清新豪迈,独具风格。他的诗词创作,无不受禅宗思想的影响,他一生追求诗词艺术的思想性、流动性和变化性,这和禅宗的“无住”“无缚”的思维方式有相同之处。我们来看苏轼的诗:《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这是苏轼辞别兄弟苏辙后写的诗。飞鸿踏雪泥是一个象征物,这种象征物目的是表达诗人的情感,他用抽象的事物来概括漂泊不定的人生道路。兄弟二人在这里投过宿,题过诗,再过这里时,“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人去庙坏,一片凄惨,如佛教经典《传灯录》中“雁过长空,影沉寒水”。我们从苏轼这首诗的艺术本质上来看,是“议论”的方式,区别于前人写诗的意象方式。人生到处知何似?是议论;飞鸿踏雪泥,又是抽象的形象,以抽象的形象表达情感和理念,这是苏诗的追求和创造,是中国诗歌艺术上的高峰。
苏轼的另一首《腊日游孤山访惠勤惠思二僧》更具特色:“天欲雪,云满湖,楼台明灭山有无。水清出石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腊日不归对妻孥,名寻道人实自娱。道人之居在何许?宝云山前路盘纡。孤山孤绝谁肯庐,道人有道山不孤。纸窗竹屋深自暖,拥褐生睡依团蒲。天寒路远愁仆夫,整驾催归及未晡。出山回望云木合,但见野鹘盘浮图。慈游淡薄欢有余,到家恍如梦遽遽。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
这是苏轼在杭州做官时,访孤山的两个诗僧惠勤、惠思而创作。苏轼腊月天到西湖,云和雪笼罩在西湖上空,倒影入湖水,上下浑为一体。远山的楼台、山村都时隐时现,忽明忽灭,模糊不清;近前一看,则是“水清出石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从这四句来看,这都不是诗人对西湖自然的真实描写,而是诗人审美情绪的一种表现。他从京城被排挤到杭州,心境不佳,寄情山水,访山寻道,想通过这美丽的山水、清静的寺院,来安抚自己忧伤的心境。“腊日不归对妻孥,名寻道人实自娱。”说出诗人的主观意绪。“出山回望云木合,但见野鹘盘浮图”等句,又写了另一番景象。宝刹灵光,朦胧隐约,佛境禅心,清洁空静与湖光山色的西湖美景连成一体,充分体现了诗人“自娱”的思想观念。
苏轼还有一首《题西林壁》写得妙:“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苏轼在京城受到排挤和流放到苏州后,来到西山禅院,这时的诗人对人生、对社会都有了更高层次的认识。题诗于禅院,开始了他哲理性的反思,又是禅宗式的觉悟。从艺术角度讲,这首诗是艺术具象和艺术抽象最完美的结合;从思想角度讲,诗人揭示了全局和局部、宏观和微观的哲学关系。可见,苏轼的诗词是中国文化的大发展,这和禅宗的影响不无关系。
南宋时期,以禅喻诗,以禅衡诗,以禅入诗,以禅作诗的情况较为普遍。严羽的诗论《沧浪诗话》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指出诗歌创作要追求审美和思维的特殊性,这对我国诗歌创作是一个极大的贡献。
从以上粗浅的分析看出,吸收外来文化滋养本民族的文化是十分必要的。中国文化吸收佛教文化,使中国的文化更加丰富多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也必须让世界文化走向中国。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张树国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千秋妙相 万古法身——浅谈佛教寺庙中的造像
千秋妙相 万古法身——浅谈佛教寺庙
崇善寺《世尊示迹图》艺术赏析
崇善寺《世尊示迹图》艺术赏析
漫谈佛教的造像
漫谈佛教的造像
弘一法师与《三宝歌》
弘一法师与《三宝歌》
推荐佛界动态
热门点击
  1. 千秋妙相 万古法身——浅谈佛教寺庙
  2. 崇善寺《世尊示迹图》艺术赏析
  3. 漫谈佛教的造像
  4. 弘一法师与《三宝歌》
  5. 试论佛教文化对中国武侠文学的影响
  6. 禅与诗三题
  7. 禅思与中国当代诗歌
  8. 论李商隐诗歌的佛学意趣
  9. 黄龙宗禅诗研究
  10. 杨歧宗禅诗研究